□記者王悅生劉瑤實習生張萌鄭俊婷文記者李文波攝影
  核心提示|他和她的家,相距700多公里,但是,如此遠的距離卻沒擋住兩人追逐愛情的腳步;她,身患癌症,已是晚期。他,卻堅持不離不棄,在病床邊日夜守護,並一定要娶她為妻。
  他叫於海寧,今年24歲,家,在山東德州;她叫範會香,今年25歲,家,在河南嵩縣。5年前,兩人相識,沒有童話里的浪漫,有的只是相依為命的點點滴滴,平淡而溫暖。
  因為愛情,所以願意牽著你的手,不願放開;因為愛情,所以希望會有奇跡,讓我為你披上婚紗。他說。
  照料|看她的每一個眼神,都飽含愛意
  昨天下午,河南省腫瘤醫院病房。
  會香正平靜地躺在白色的病床上,臉上帶著微笑,與男友海寧聊天。如果不是其他病床的病友介紹,可能想象不到,這個樂觀的女孩已身患癌症,且已是晚期。
  說話時,二人一直手拉手,四目對望,海寧的眼神里,一直滿含愛意。
  病友們說,這個女孩自從住到醫院,就很堅強,因為多次放化療,她的頭髮幾乎快掉完了,但是臉龐仍顯得很清秀,“不化妝,就能看出是個美女”。
  因為害怕女友卧床太久,身體麻木,每隔一會兒,海寧就會站著給她捏腿,然後捏腳,幫她舒筋活血,還不時囑咐說“別說太多話,歇一會兒”。
  在會香的手邊,有一個圓圓的彈性球,為了防止血栓,她要每天捏這個球2000到3000次,“有時捏一會兒,胳膊就酸,但是不捏,就要打防血栓的針。”為了省錢,她每天都要忍著疼痛,重覆捏球的動作。
  因為腰部沒法使勁,胳膊也沒法使勁,每次吃飯、上廁所,海寧都要吃力地把女友抱起來。每吃一口飯,會香的胃都會疼好一會兒,看著女友疼痛的表情,海寧好幾次想哭,但又不敢當著女友的面哭。
  昨天下午,在病房裡,男友一直安慰會香說:“別擔心,有我在,都會過去的。”
  聽著男友的話,躺在病床上的會香默默流下了眼淚。
  戀愛|為給她買枝玫瑰,排隊等了一上午
  5年前的冬天,海寧和會香,各自從老家來到山東煙臺的同一家工廠打工,倆人工資加起來,還不到3000元,有時還要往家裡寄一些,剩下的就寥寥無幾了,但二人的戀愛生活卻平淡而甜蜜。
  有一年,2月14日,情人節,因為工廠里的工人太多,賣玫瑰的人又少,為給女友買一枝代表愛情的花,海寧愣是排了一上午
  的隊,只為給女友一個驚喜。
  在工廠里,倆人的宿舍相距較遠,每天晚上,為了能看一眼女友,海寧都要跑步到幾百米外的女工宿舍,有時見面只是為了說一句話,“天冷了,別凍著了。”
  隨後的幾年裡,倆人又輾轉來到深圳等地打工。有一年,倆人一起到天津找工作,因為坐火車下錯了站,在陌生的城市裡徘
  徊,為了省下住宿費,就一起睡到了一家銀行的ATM機自助服務廳里。餓了,身上錢不多,兩人就買一盒泡麵,一替一口吃。幾塊錢的東西,他和她卻吃得很香,因為盒裡不止有泡麵,還有彼此的愛。
  一個個溫暖的細節,讓倆人在陌生的城市裡,互相呵護,互相取暖。
  患難|只要她沒事,拿命換都行
  去年年底,會香突然感覺到自己的腰部右側有點疼,隨後疼痛加劇,最嚴重時,身子沒法挨床。
  倆人一起來到一家婦科醫院,醫生說是腎結石,為進一步查清病情,倆人又換了家醫院檢查,結果沒檢查到腎結石,經過一段時間的吃藥、打針,會香的病情仍不見好轉。
  今年5月份,會香來到河南省腫瘤醫院,確診是胸椎轉移性腺癌。
  得知自己的病情後,為了不拖累男友,會香曾多次向他提出分手,“分手吧,我們不合適……”
  “為啥不合適?為啥不合適?”男友追問。
  會香哭著說,就是不合適,沒感情了。她,幾次要趕男友走。會香的母親為了趕他,甚至痛心地說讓他“滾蛋”,但都被海寧拒絕。
  為給女友治病,海寧辭掉原來的工作,換了一份掙錢稍多的工作,加班加點地乾。他只希望盡自己的全力,把女友的病治好,“沒敢想過最壞的結果……”
  倆人的父母都在籌錢治病,輪流在醫院照顧會香,他們,在用行動,加溫對孩子那份情。
  面對日漸瘦弱的女友,海寧希望在其病情進一步惡化前,親手為女友披上婚紗。
  海寧說,他已下定決心跟女友結婚,併在下周領結婚證,但因女友身體狀況不好,所以正跟洛陽嵩縣的民政部門聯繫,希望對方能夠破一次例,來到省腫瘤醫院,給二人辦理結婚手續。
  會香說,她知道自己在世的時間很短了,所以不想耽誤他,幾次給男友說“你可以再找一個更好的”。
  “你傻啊,我不照顧你誰照顧你,只要你沒事,拿命換都行。”海寧生氣了。
  生氣,原來可以如此美麗,如此動人。  (原標題:“我要親手為你披上婚紗”)
創作者介紹

西裝

qf62qfayt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